一只咸鱼

老爷粉,铁罐粉。
吃蝙蝠相关,铁罐相关,正联友情向,复联友情向,batfam亲情向。

想要码粮!【拼命蹦跶】
手:不,你不想。【冷漠】

两个超级英雄之间跌宕起伏的艰难爱情

   


     当提姆翻进安全屋时,其他人早到齐了。达米安正窝在沙发的一角上吃薯片,毫不客气地盘腿坐在迪克的外套上。杰森懒洋洋地坐在地毯上,腿放松地翘在沙发扶手上,大的离谱的电视吵吵嚷嚷地开着,地毯上扔着杰森的红头罩,如果没看错沙发下横七竖八塞的应该是达米安的长刀,提姆挑了挑眉。


    “我以为我是最迟的了。”他环顾一下,“迪克还没到?”


    杰森哼哼了声,往嘴里塞了块披萨:“很高兴你还有这样的自觉。小红你就是最迟的。至于迪基鸟?他淹死在浴室里了。”


    “嘿,小翅膀,我还在呢。”浴室门打开,迪克带着满身湿热的水汽窜了出来,边擦着头发边给他远道而来的兄弟一个拥抱。“好久不见,提米。”


    “我们不是上两周还见过吗?”达米安质疑道。


    “按鸟妈妈的时间观念,那算很久了。”杰森嗤笑道。迪克告诫自己不要和这两个最幼稚的计较,否则迟早气死,太不值了。他翻了个白眼,小心地跨过地上的红头罩,在地毯上助跑了下,成功地把自己舒舒服服地砸进沙发里,幸福地呈大字型摊开。达米安差点被压到,很不爽地一脚踹过去。提姆早就顺门熟路蹭到地毯上,眯着眼擦了擦手,拈了片比萨边嚼边看电影。


    “嗷。”迪克皱眉揉腰,抱怨,“小D,你真凶。”他仰起头,避免未干的头发把水滴到沙发上,张望了下。“我点的加勒比海鲜披萨呢?”他难以置信地询问。


    “你是指我手上这片吗。”提姆含糊不清地说,嘴里塞满了,他指了指茶几上空空荡荡的披萨盒,毫无愧疚地:“哇哦。”


    “难吃死了。”罪魁祸首之一,当然也是最大的那个。杰森不满地嫌弃:“里面居然有青椒,你的品味简直让人窒息。”


    这下连达米安都在点头。


    迪克受伤了,彻彻底底地受伤了。“我还以为你会先道歉。”他干巴巴地开口,因为饥饿而委屈,洗完热水澡他更饿了。“这是我的夜宵,店里刚出的新口味,很多人推荐的,而我买的我甚至连一口都吃不上!”


    靠在他大腿旁的达米安有点鄙视地看着他,往嘴里塞了把薯片:“当你把披萨扔桌上去洗澡时你就该有这个觉悟。”说话一如既往的准确和一击要害。“而且,认真的?把‘托德’和‘道歉’放在同一个句子里?”


    “嘿,恶魔崽子。”杰森半真半假地抱怨,但不是否认。


    提姆欣赏着自家兄弟日常的互相拆台斗嘴,终于大发慈悲地开了口:“我今天夜巡回来有带鸡肉三明治和辣热狗。”他拖出一个纸袋,耸了耸肩:“还是热的,你们谁要?”


    迪克感动地看着他,果然只有提米才对他好,其他两个弟弟不是在气死他就是在气活他的路上。他爬起来去冰箱那拿喝的,冰箱里有杰森的冰啤酒,提姆屯藏的各种各样的咖啡,还有达米安说不出牌子的运动饮料和茶叶——简直像家一样。迪克几乎要为这个细节而无声地笑起来。


    他走回沙发,达米安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地毯上,嫌炸鸡太烫,操起旁边的红头罩,连着包装纸一起扔进去后捧着头罩皱眉。杰森为之大怒,扬言要连炸鸡带头罩一起扣在达米安头上再打死恶魔崽子,两个人瞬间过了几招,达米安拎着头罩,仗着身材优势,踩着茶几飞檐走壁。杰森穷追不舍,誓不罢休。提姆兴致盎然地看着他们咒骂着一个跑一个追,愉悦地摸了把薯片,看得津津有味,见到迪克来了还笑着朝他招了招手。迪克叹了口气,把咖啡扔给他,然后挽起袖子加入战局,把开始以拆家的招式对拼的两人分开,一人塞啤酒一人塞饮料。最后所有人窝在地毯上吃着辣热狗,手握着冰凉的饮品。他们互相交换着糟糕的笑话,吐槽电视剧中不合理的部分。


    每两周他们都会抽空,夜巡完后聚在某一个人的安全屋里,带一些奇怪的食物。有时候别的人太忙就只有两个人,但总有些时候四只小鸟都在,吵吵闹闹地看电视喝饮料,夜深了就在地毯上横七竖八地睡着。一般来说他们凑在一起是为了交换下信息或者单纯是聚一聚,另一种情况,好吧,应该是大多数时候,他们中的一个,通常是达米安,又和蝙蝠侠大吵起来后怒而离家出走,然后四个人凑在一起,从开解他们的弟弟到一起细数往事骂蝙蝠,倒不是他们不知道蝙蝠侠极有可能知道这件事,甚至就在庄园里听直播。但,嘿,就是听得见才要这么干。

 

    “说吧,这次发生了啥,迪基鸟直接把我拖过来了。”杰森半躺着,上下抛接着啤酒罐,奇迹般的一点没撒。提姆靠在他身边有一下没一下地玩手机。

 

    “我不知道,小D给我发了个十万火急的短信,说今晚所有人必须到。”迪克懒洋洋地倚着沙发脚,举起啤酒对他致意,轻快地开口。

 

    “操。”杰森目瞪口呆,“你他妈——你啥都不知道就一路飙着摩托车把我从夜巡中绑过来了?”

 

    “你不是夜巡完了吗,再说如果你不愿意谁能强迫一个清醒的红头罩?”迪克试图反驳。

 

    “你他妈一路飙到我面前吼,上车上车达米出事了,我难道要一脚踹过去说滚出我的哥谭?”杰森崩溃地低吼,气不打一处来。

 

    “闭嘴,托德。这件事很重要。”达米安坐在地毯上,此时直起身,背挺得和他的刀一样直,翠绿的眼睛像头狼一样警惕锐利。他沉声强调道:“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提姆的手机砸在胸口。他艰难地转身,一字一顿:“对不起,你是在说‘帮助’吗?达米安,需要,帮助。”他难以置信的口吻像是见了鬼。“大红你听见了吗?我要去翻录像把这句话剪下来循环播放。”

 

    

    “……记得发我一份,小红。”杰森有点愣住了,他和迪克彼此对视,纷纷从对方眼中的凝重中验证了事情的重要性。

 

    能让达米安以如此郑重其事地要求帮助的肯定不是非同寻常的小事。上次蝙蝠崽子协助追捕阿卡姆那群神经病,两条手臂各一处穿透伤,小臂骨折,身上各处淤青挫伤更是不计其数,被人灌了恐惧毒气后都没吭一声地继续战斗,压根没叫任何人。直到蝙蝠侠赶到才发觉不对。那次差点把所有人都吓坏了,当然他自己为此也付出了代价——蝙蝠取消了他两周夜巡,他只能憋屈地躺在床上忍受迪基鸟恼怒又后怕的训斥与拥抱。

 

    不仅如此,强制卧床期间他还得每天喝一大杯无论从颜色还是粘稠度上来讲都堪称诡异的浓缩蔬菜汁。紫绿色。达米安一点也不想知道阿福是怎么做出来的。

 

    “它不属于人类味蕾能承受的范围,或者蝙蝠。”达米安阴沉着脸,捧着杯子坏脾气地抱怨,看起来只要等阿福一走就转身跳起来倒给提图斯。管家先生站在床侧,好笑地看着自己的小少爷,摇头。

 

    “我猜它对您的身体新陈代谢有好处,达米安少爷。”那些恐惧毒气的后遗症让男孩的脸色依旧有些苍白。阿尔弗雷德揉了揉他的头,有点心疼地凝视着他,随即开口:

 

    “而且我相信它并不会比穷凶极恶的罪犯们更难对付,请拿出对抗敌人的果敢来吧。”老管家微微一笑。达米安痛苦地闭上眼,神色狰狞地仰头一口灌下。杰森和提姆正在厨房幸灾乐祸。蝙蝠侠已经在那天晚上对阿卡姆捣蛋分子运用暴力美学统统狠揍了一顿,红头罩得知蝙蝠崽子的伤势后带着红罗宾又跑去揍了一遍,专挑胳膊下手。听说达米安醒了,两个混蛋特地跑回庄园,杰森负责在他的床边晃来晃去地嘲笑他,提姆负责拍照留念。第二天蝙蝠家内部安全网上多了两张达米安苍白着脸卧在大床中央的图片,最下面附字“柔弱的小鸟”,发图者红罗宾,点赞者众多。达米安发誓伤好后一定要让他体会生不如死的感觉。

 

    如果达米安不得不选择向他的兄弟求助,那这件事一定是超过了他的能力范围。

 

    “德雷克你终于老年痴呆症到听不见别人说话了?”达米安不耐烦地皱眉,“别想了,来的时候我已经彻查过整间屋子并采取了相关措施,不今晚可能有任何监控形式的东西存在,这场谈话连父亲都无法知晓。”





 @JC又跟人重名了 


我码了个蝙蝠铁加蝙蝠家的小甜饼……的开头,来吃甜饼啊!

虽然开头都没码完,连蝙蝠铁都没开始,哭了。


评论(20)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