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咸鱼

老爷粉,铁罐粉。
吃蝙蝠相关,铁罐相关,正联友情向,复联友情向,batfam亲情向。

想要码粮!【拼命蹦跶】
手:不,你不想。【冷漠】

美国队长相亲事件

*沙雕文,真的。全员欢乐向。小甜饼。一发完。

 

*看完美队一美队二后的脑洞,所以时间线就在那。

 

Summary:这本来是件很简单的事,但史蒂夫把它弄得相当复杂,因为,好吧,他是美国队长。

 

而他的队友除了添乱没干任何事8)

 

 

+

“娜塔!”美国队长跃起,一脚踹上敌人,借力向前跳起,看也没看地将盾牌往后猛地一掷,沉闷的人体撞击声,低声吼:“你在哪?”

 

“放松,队长。”黑寡妇对着通讯器低语,“再给我点时间。”

 

她沉思了下,觉得炸药可能是更快的选择。“抱歉。”她对拦路的敌人冲去,手上没停:“家里有人在催了。”枪声哒哒作响。

 

娜塔莎皱着眉,飞快地荡到另一层,快速翻滚后单膝跪地,默数后传来预料内的爆炸声,她开始奔跑:“队长?我看见你了。”

 

“来西侧楼梯这集合。”史蒂夫喘了口气,他对近在咫尺的敌人来了一记鞭腿,远处还有三个。忽然有一个惨叫抽搐着倒下了,寡妇蛰,当然。盾牌砰得砸在墙上,划出尖锐的声音,弹折后剩下两个也躺着了。

 

娜塔莎悄无声息地翻出来,拾起盾牌,抬手一扔。

 

“你的盾。”

 

“谢了。”史蒂夫接住,往后一架,笑了笑。他们开始往外狂奔,这里要炸了。昆式战机离这还有段距离。

 

“你真的不打算约那个咖啡店的女孩出去吗?”黑寡妇朝队长大吼,他俩速度太快,她不得不提高音量,“她挺可爱的,还很漂亮!”绵延的爆炸闷响,直升机的螺旋桨声。

 

“娜塔莎,我们在出任务!”史蒂夫以同样的音量吼回去,“这不是时候。”

 

“那我介绍给你的那个小护士呢?叫丽莎的那个?你觉得怎么样?”他们跨过楼顶护栏。娜塔莎决定穷追不舍,放弃从来不是黑寡妇的风格,她一向有着非凡的耐心。

 

“不是现在。真的。”

 

“那……”

 

美国队长有点崩溃,他的声音大概能体现一点:“娜塔?”剧烈的炸裂声,地面开始摇晃,这座楼在缓缓瓦解崩塌:“就是闭嘴,好吗?”

 

“史蒂夫,你不能这样,没有一点私人生活!”她对他恼怒地大吼,闪身躲过空中一堆乱飞的不明物,大概是爆炸的缘故,“你现在除了拯救世界外简直无事可做!”她的声音听起来比他还崩溃,“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好像还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你都被从冰里刨出来三年多了!你得融入这个时代!”

 

昆式战机的引擎声在他们头顶轰鸣,掀起气浪。娜塔莎的红发飞扬。他们闭嘴,开始赶路。爬上昆式战机,停下来坐着背靠背地喘气。

 

“出门,去谈一场恋爱。去约会。现在。这是融入这个时代的最快方式。”娜塔莎勉强转过身,拽起他的衣领,凌厉地盯着他的眼睛,用毋庸置疑的语气,冷静的不可思议,“没人会拒绝一个金发大胸的美国甜心。”她放缓了语调,“我向你保证。别抗拒这个,好吗?”

 

“不然我就将上次电影之夜,你和索尔缩在沙发上看着动画片,一边互扔爆米花一边大笑的照片发到维特上。我想佩吉应该很乐意看到它。”黑寡妇对他微微一笑,白牙一闪而过。

 

她仔细观察了下史蒂夫的脸色,知道自己成功了。黑寡妇无所不能。她坚定不移地想着,偷偷地在心里比了个耶。

 

“队长?”克林特懒洋洋地瘫在沙发上,假装和其融为一体,托尼试图从他手里抢夺包装袋里最后的一点薯片,遭到激烈的反抗;电视里播着《怪兽电力公司》,毛茸茸的萨利正在丢脸的尖叫;索尔开心地抱着炸鸡桶,靠在娜塔莎肩旁,边看边发出雷鸣般轰隆隆的笑声;神射手大笑着,在钢铁侠摸出第二片以前把他踹到一边;娜塔莎好笑地看着他们,手慢条斯理地在雷神头上编着小辫子,在托尼差点掉下沙发前,及时地抬腿把他踢了回去。

 

“班纳怎么不在?”史蒂夫问道,“不。”他笑着躲开不知哪扔来的一片薯片,“我才不要加入你们。”

 

“来啊。”托尼倒在克林特身上,“团体活动!”他伸手去够着茶几,上面凌乱地摆着披萨,各种零食包装袋,“班纳去泡茶了。”

 

“这就是我想说的,”班纳出现在门口,端着茶杯,摇头,“无所事事带来的。”他挑眉,“我真该拍张照片到网上,让他们看看复仇者的日常。”

 

“你才不会,博士。你最好了。”托尼毫不犹豫地指出,往旁边挪了个位,后者过来坐下,“队长?”

 

“不,我下午还有事,就不加入了。”史蒂夫耸肩,他刚从训练室出来,浑身是汗,现在只想把自己丢到浴室,“我有个约会。抱歉,下次吧。”

 

“下午四点!”娜塔莎高声喊道。

 

“知道了。”史蒂夫摆了摆手,向自己房间走去,好像没注意到众人忽然都跟掐着脖子的鸡一样陷入静止。

 

复仇者们默默注视着他离去的背影。

 

“见鬼,队长什么时候嫁人了?”托尼瞪大了眼,然后成功地被披萨噎住了,他的语气与其说是惊讶不如说是“终于有事了终于有事了”的兴奋,博士安慰地拍拍他的背。

 

“吾之好队长何时有了伴侣?为何吾未收到消息?”索尔转头试图严肃地询问,介于他头上的小辫与手上油腻腻的炸鸡腿,效果更像是搞笑,但至少他努力了。

 

“……小娜。”克林特的薯片掉了一地,他没理。扫地机器人们围了上来,对他开心地叽叽喳喳。他思索了下,肯定道:“你做了什么?”神盾局里的那个赌局是不是她干的?他企图用眼神表示他的质疑。

 

“什么都没有。”娜塔莎愉快地拖长了音,声音甜美滑腻。现在她的心情很不错,今年大概又可以向弗瑞敲诈一大笔奖金了,这是她应得的。

 

“听着,伙计们。”她试图摆出最严肃的架势,与最严谨的工作态度,“据我所知,这是队长九十年以来人生的第一次约会。”黑寡妇的“据我所知”通常可以翻译为“事实上”。她满意地看着所有人的视线都移到她身上来,用威慑性最强的口吻:“我不会容许任何人破坏它,我们应该严肃对待,这事关系到史蒂夫的人生,也关系到美国的未来。”还有她的奖金,她在心里补充道。这其中无论哪一个都值得娜塔莎全力以赴。

 

由克林特带头,屋子里响起了一片掌声。

 

“然,吾之友人需要帮助!”索尔一脸肃然地点头。娜塔莎赞赏地看了他一眼。

 

“很好。”她清了清嗓子,慎重道,“我们需要一个计划。”

 

他们迅速地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

“队长?”敲门声,砰砰砰,比较激烈。

 

史蒂夫疑惑地边擦头边走去开门:“怎么了——”尾声掐死在喉中,他卡在原地。门外是放大的索尔的脸,灿烂的金发和笑容,旁边还有如出一撤的四双无比兴奋的眼睛——毫不夸张地说——发着光。以上无论哪一种景象都堪称诡异,合起来简直要命。

 

索尔期许地看着他,斗志高昂地喊:“史蒂夫!吾等来助汝一臂之力了!”

 

史蒂夫绝对没有吓到后退一步啪的关上门,真的,那就太不符合职业形象了。

 

他冷静了一下,重新打开门。

 

“所以。”他默默地看着他们,“你们到底在干什么?”趴在门外的五个人和他大眼瞪小眼,索尔依旧笑得极富感染力,满脸灿烂。

 

+

工作间里。

 

“首先,着装。”娜塔莎强调,她居然还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拎出了个本子,上面字迹潦草,圈圈划划了不少,史蒂夫完全不想知道她为此准备了多久。

 

Javis温和地建议:“如果您不想被认出的话,我想黑框眼镜和换一个发型或许会有所帮助。”

 

“谢谢你,Javis。”史蒂夫叹了口气,“娜塔莎,我只是去见个面好吗?”他的脸有点红,“你搞得我好像下午要跨进教堂交换戒指一样。”

 

娜塔莎不着痕迹地把列满黑礼服款式的模拟屏往后挪了挪:“……我没有。”她清了清嗓子,迅速转移了话题,“克林特?”

 

“只是一个提议,你不觉得——”坐在转椅上的托尼边忙边插嘴。他正在指挥Javis调出周围的路况图,班纳在一旁帮他建立数据模型。数据个体包括周围最近的餐馆,公园,咖啡馆,电影院。变量考虑到平时的人流量,开放时间,消费金额。最重要的是,记者分布的数量和来的速度。他们总是比警察还及时。通常复仇者还没拯救完世界,网上已经疯传起他们的照片与报道了,点击上万的那种。当然索尔对此毫不在意,他认为这是对勇士的颂扬与赞美。每次镁光灯狂闪时,他甚至还会配合地偏头,附上一个大大的,极其灿烂,让人看着也想一起傻笑的笑脸。人们总是很难讨厌索尔。

 

“你不觉得比起着装问题,更应该培养一下队长的约会技巧之类的吗?”托尼抬起头问道,“我怀疑他最后会坐在位子上和姑娘一言不发地对视,五分钟后因为过于尴尬而致死。”

 

美国队长现在就想死,真的,他后悔这场约会了,他简直可以感觉到他脸红成什么样。

 

“还有尴尬致死这种说法?”克林特窝在最高的那把椅子上,占据最高点简直刻在他的每一个细胞里了。他看到娜塔莎恶狠狠地对他比了几个口型,“干嘛啊。”他笑着缩了下。

 

托尼觉得史蒂夫可能在瞪他,但嗨,他就是这么富有洞察力。他为此深感自豪:“没有,因为在死之前你早就跑了。”他愉悦地用转椅原地绕了个圈。班纳在询问索尔街角那几家甜品屋哪家最好吃,后者思考了很久,在两家之间摇摆不定。

 

“这家。”索尔严肃地指,“它的巧克力派足以征服神的味蕾!”但他做出选择时,哀恸欲绝地看了另一家一眼。复仇者大厦周围的甜品店很早就适应了忽然就有一个挥舞着锤子,穿着红披风的雷神从天而降这件事,并慷慨地免了索尔所有的消费,只要后者同意以他的名义进行宣传。顺带一说,它们还借此推出复仇者系列甜品,广受欢迎。

 

“史蒂夫?”克林特热情地呼唤着,“来来来,我们先来预演下。”他的眼睛闪闪发光,声音过于热切和幸灾乐祸。

 

“……预演什么?”史蒂夫有点发怵,“为什么要预演?”

 

“女孩子约会时总有些禁忌。”娜塔莎若有所思地补充,算是代替克林特解释。

 

“约会守则,很容易的。”克林特咧着嘴,Javis默默在他旁边投射出搜索结果,他沉默了一下,“操,还真的有本书叫这个。”而且点击量还挺高的。他带着一脸“为什么有那么多傻逼”的表情看着那本《男女约会守则》,封面还是他妈的粉红色。

 

“注意语言!”托尼远远地,快活地喊着,他一定在报复,一定。史蒂夫盯着他,盯着他幸灾乐祸的表情,然后发自内心地后悔答应这场约会。鉴于未来他肯定会加倍后悔。

 

“行了。”娜塔莎终于从津津有味的围观中回过神来,“Javis,帮个忙?”

 

“我的荣幸。”Javis叹了口气,语气轻柔,“队长,根据数据显示,女士通常对第一印象颇为重视。假设约会中您见到A小姐,初次相逢,您会说?”

 

“简短点。”娜塔莎鼓励道。

 

“带点幽默。”托尼抱着手臂。

 

“要吸引到对方。”克林特唯恐不乱。

 

史蒂夫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所有人,努力抑制住尖叫,或者转身就跑的欲望。他的队友正用热切期待的眼神看着他,很显然他们正乐在其中,但他一点都不感动。一点都不。

 

“我是警察。”史蒂夫冷漠地,言简意赅,“你被捕了。”

 

 

+

“抱歉。”她咬着下唇,有点尴尬,“我是不是来迟了?”

 

“我猜是我来的有点早。”史蒂夫友善地笑着。

 

她穿着水蓝色的连衣裙,手垂在身边绞着可怜的布料,有点局促,努力地回想着:“你看起来……”她有点犹豫地开口。

 

“有点眼熟对吗?”史蒂夫无奈地笑了笑,从对方的神色来看,他安抚的还不错,“很多人都这么说过,习惯了。他们还说我像美国队长呢,大概是因为我也叫史蒂夫。”

 

她咯咯地笑起来:“我叫丽莎。”她终于不那么紧张了,“谢谢。”

 

“好的,丽莎。”史蒂夫松了口气,他眨了眨眼,“介意陪我逛会吗?”

 

他们放松地走在树荫下。下午的阳光迅猛而有力,大约三五个孩子扯着风筝线,边跑边笑,脸颊泛红,眼睛闪闪发亮;喷泉水大块大块的,凉凉地,晶莹地涌动;阳光下的草坪带着特有的,困倦朦胧的气息,分散着些人,大多安闲地坐着;有个老妇人,带着滚着花边的帽子,在野餐;买棉花糖的小贩在树荫下,有个孩子骄傲地举着一个大大的,蓬松的,天蓝色的棉花糖,笑容软软的。

 

“鹰眼,汇报情况。”娜塔莎低语。

 

“气氛不错,除了他们俩之间简直隔着三英尺,而且见完面十五分钟内没几句话以外。”蹲在树上的克林特迅速回答道,“这里风景不错,我觉得我们也可以在这里放个假。”他思考了会,“还有,那个姑娘在队长身边显得很矮。”娜塔莎轻车熟路地无视了后半段,她对此非常擅长。

 

那俩个跟逛公园似的,一前一后,各看各的,非常有默契地互不打扰,自在的不行。

 

“启动A计划。”娜塔莎冷静地命令。再观光旅游下去她的奖金就逛没了。

 

史蒂夫慢慢地走在后面,饶有兴趣地观察。其实自从他醒来后,总是很难找到机会,用这样的方式来看看这个世界是什么样。一方面,他不好意思太麻烦神盾局探员,另一方面,你懂得,拯救世界呐。一个孩子绊了一跤,糊了满脸的蓝蓝的棉花糖,一脸懵逼,他失笑。或许下次可以把他的素描本带来采光——

 

一位金发彪形大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堵在他面前,脸上一副墨镜,左手捏着两张咖啡劵,右手捏着一根脑袋大的,粉红色的棉花糖。金发大汉神秘兮兮地把礼券往他手里一塞,鼓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坚定地点了点头,然后以超越常人的速度消失。

 

史蒂夫脸上的笑容龟裂了。

 

他僵硬地环顾四周。不远处的树荫下,班纳对他局促地笑了笑,旁边某个土豪舔着大红色的棉花糖,懒洋洋地靠在树上,看来墨镜是他赞助的。他不用找都知道克林特和娜塔莎一定在附近,前者指不定在哪棵树上猫着。

 

尽管已经很多次了,但他总能比上一次更后悔这场约会,因为他的队员就是这么热心大方,善解人意。

 

史蒂夫叹了口气:“丽莎。”他对前方回过头的姑娘温声提议:“你想喝杯咖啡吗?”他做了个手势,“附近有一家咖啡店——”他忽然顿住,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瞳孔骤然放大。

 

公园上端开了个洞,暗物质染开,幽明深邃,空洞的撕裂声后咻地消失,七八只异形掉了下来,口器狰狞。史蒂夫眼神一凌,把她往后一拽,后者半是惊恐半是困惑地看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跑!”他短促而严厉地命令。

 

+

事实证明,复仇者对处理此类事务驾轻就熟,他们甚至连浩克都没叫。

 

“汝等敢胆在此等神圣时候来袭!”索尔怒吼着,雷神之锤炸出道道电弧闪电,他缓缓地举起,“为了队长的幸福!”

 

托尼闻言在盔甲里笑得死去活来,勉强止住后,用战甲自带扩音的机械声义正言辞地接上:“为了队长!”

 

他呼啸着擦过一个异形,赠送了一发脉冲掌心炮,借着反冲力转身冲到空中牵制火力,“Javis?”他大笑着,“来点恢弘士气的音乐!”

 

下一秒,一阵高昂喜悦的乐曲从扬声器里炸开。

 

“是谁又强又壮前来拯救美国人民?”女声欢快又振奋人心,史蒂夫彻底傻在原地。

 

“这特么是个啥?”克林特过于震惊,在通讯器里吼着,他甚至没试图掩饰这点,顺手抬臂用弓抽了嘶吼着扑来的异形一记,送进去一根爆炸箭头。

 

“是谁为美国扛着国旗奔波,从东岸一路到西岸?”复仇者们简直能看见一个加强连的金发大胸的长腿漂亮姑娘在舞台上载歌载舞。托尼·斯塔克的专属超能力,绝对。

 

“《披着星条旗的男人》,九十年代的经典金曲之一,美国队长的经典成名舞曲。”托尼快速调到内部频道,“我们可以用来安抚民众,并用熟悉的旋律唤起队长对爱情的憧憬。”他努力不笑出声,因为那太不专业了,但这真的好难,他的尾音可疑地颤抖起来。

 

“是他——披着星条旗的美国英雄!”背景音里还有口哨声,女孩子们的欢呼铺天盖地。

 

克林特忍不住了,彻彻底底地忍不住了。他发出了一个尖锐窒息的声音,疯狂地笑起来:“操你的,斯塔克。”他擦了擦笑出的眼泪,“你是个天才。”

 

“然也。”雷神在他旁边,咧着嘴,抡着锤子揍翻两只:“此曲与伟大的战士确实相宜得彰。”他轰隆隆地开口。

 

史蒂夫木然地看着前面的复仇者队友们,他们正大呼小叫地战斗,场面鸡飞狗跳,电闪雷鸣,欢快盎然的音乐里时不时还夹杂着索尔几声“为了队长!”的兴奋高呼。他眼尖地瞥见不少人居然不先忙着逃命,而是开始举着手机录视频。美国队长绝望地闭了闭眼,他已经可以看见明天纽约日报的头条了。

 

“震惊!美国队长公园约会,钢铁侠现场伴奏助兴!”

 

“美国队长婚礼现场!复仇者怒打入侵者竟为……”

 

……

 

不,美国队长不要。

 

史蒂夫抹了把脸。娜塔莎匆匆扔给他盾牌和通讯器,给了他一个带着浓重安慰色彩的眼神。他和她开始迅速疏散草坪上的人群,那些关顾着看热闹的队友竟然没一个记得把他头罩带来,他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处理这件事。

 

“牵制住,向中间包围,不要让他们扩散开。”史蒂夫在通讯器上命令着,暗暗叹了口气。为自己辩解一句——他边想着,矮身抽飞一个不知被谁轰过来的异形——约会守则上绝对没考虑过,该怎么向女伴解释蹬着腿乱飞的异形这类情况。希望那个叫丽莎的姑娘没被吓坏,他有点内疚地想着。

 

半个小时后,成功揍完异形并打包的复仇者们乱七八糟地回到大厦,重新围在电视前,缩在沙发上开始吃吃喝喝。期间克林特提出看《哥斯拉之最后战役》,遭到全体反对与镇压。

 

彩蛋

“嘿,队长。”托尼走过来,站在他旁边,挑眉,“我不记得你也有熬夜的习惯?”他打了个响指,得意洋洋:“Javis?告诉我你记录了。以后鸡妈妈再半夜从工作室拖我去睡觉就播给他看。”

 

“我恐怕不这么想,先生。”Javis彬彬有礼地回答,“毕竟‘睡眠是幼稚园小朋友才需要的可怕的东西’,您精妙的措辞我时刻铭记在心。”

 

“托尼。”史蒂夫失笑,“我只是想吹会夜风。以及,你可以直接说你关心我。”

 

“那可不是我的风格,以及——Javis?你是想去麻省大学的图书馆逛逛了吗?”托尼开始边笑边威胁他的AI,这事挺常见的,起码所有复仇者都对此习以为常。史蒂夫也在笑,更轻却同样温暖真诚。他俩靠在露台上,放松地俯视夜色中的纽约。

 

“这边的夜景不错。”

 

“不能更赞同。”托尼点头,他侧过头,“晚上看简直跟换了个城市似的,是吧?”

 

“是啊。”史蒂夫轻声应道。“等等。”他转过头,谨慎地询问:“这不是哪条约会守则的问题吧?”

 

托尼笑得差点站不住,他扶着史蒂夫的肩,好半天才勉强开口:“放心,队长。”他拍了拍史蒂夫,调笑道:“相信我,没有一个姑娘会喜欢凌晨两点在外面吹风,哪怕你是超级英雄。”

 

“我曾半夜吵醒佩珀。”托尼若有所思,“然后第二天?她字面意思地用文件盒狠狠地追杀了我一路,以至于我不得不钻进我的Mark盔甲。”他摊了摊手。史蒂夫想象着一个杀气腾腾尖叫的CEO和一个不断嘴炮狡辩,抱头鼠窜的钢铁侠的画面,笑得呛出声。

 

“我花了两天才哄好她,不过我猜你可能是个例外,大伙很难对你生气呐。”

 

“还有,其实我白天就想问你了。”托尼装作漫不经心的口吻,几乎就成功了,“你是真的一点都不会讨女孩开心吗?”他怀疑地看着身边那个美国的人形正义道德标杆,“你其实懂一点的对吧?史蒂夫?”

 

美国队长一脸光明正直地看着他,咧出一个无比无辜的笑容。

 

“操,你不是吧,操。”托尼语无伦次地喃喃道,过于震惊,以至于他都没发现他现在正大张着嘴。无所谓了,“耶稣啊你还真是装的?!”

 

“注意语言,托尼。还有我什么都没说。”史蒂夫,永远是无辜的化身,快活地笑着,眨了眨眼,转身往屋里走去,“晚安,托尼。早点睡,别熬那么迟!”

 

他大笑着把托尼难以置信的追问置于脑后,并开始享受把一个百思不得其解且喃喃怒骂的钢铁侠甩在原地这件事了,说真的,这难道不有趣吗?

 

 

END

 

* 美队一那段舞真是笑死我了,那段真有b站剪辑的精髓啊……

* 求评求评求评【期待】

* 如果有任何觉得别扭和不对劲的地方,请见谅……【如果能和我聊聊的话感激不尽】

 


评论(14)

热度(20)